魏晋人物百科

广告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9月27日 无视人格侮辱,"无为"即是"有为".里,诸葛亮急于和司马懿进行决战,司马懿就是坚守不出,诸葛亮派人给司马懿送了件女人穿的衣服,想激将司马懿出战,身边的大将一个个气得眼睛都绿了,司马懿却大大方方地穿起女人衣服,全不当一回事.罗贯中这样的描绘绝不是凭空杜撰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9月17日 宫女妃嫔向来视天子若神人,富贵荣华都系在这个男人身上,设法接近,悉心侍奉,百般讨好,盼着召幸得宠,以期改变自己乃至家族的命运,这恐怕是宫中女人们普遍的心思。即便不敢奢望一朝尊为皇后母仪天下,起码的,万不可因自己的疏忽莽撞,违逆了圣上,见弃于天颜,受冷遇、遭贬黜,被打入冷宫甚至身首异处悲戚惨死。也有个别能在皇帝面前闹情绪使小性子的,那非得赵飞燕、杨玉环不行,恃宠而骄,多少是手握着一些本钱的。一个小女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7月17日 “破镜重圆”的故事虽然凄美,但毕竟是一个美好的结局。乐昌公主,即陈后主陈叔宝的妹妹。是当时有名的才女加美女。成年后,自己做主下嫁给太子舍人徐德言为妻。由于战事,二人分离,后又破镜重圆。而“破镜重圆”的故事出自唐人孟著《本事诗-情感第一》:南朝最末的一位皇帝陈后主陈叔宝是一位风流天子。他在南京虽然身为皇帝,却不太管理国家大事,整天醉生梦死地在宫中喝酒吟诗,过着荒唐的生活。陈叔宝有一个妹妹,被封为乐昌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6月29日 晋武帝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,大多数是在13至17岁之间。几乎所有的皇帝、小皇帝、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御过女人,有着熟练的性经验,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。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,在做太子的时候,13岁时结婚。在司马衷结婚之前,他的父亲晋武帝司马炎派后宫才人谢玖前往东宫,以身教导太子,让太子知道男女房帏之事。谢玖离开太子的东宫时,已经怀孕。谢玖后来在别处宫室生下一个儿子。几年以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5月28日 面对如今通俗讲史戏说泛滥的局面,王立群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,他讲华佗将严格按照医史文献记载,并指出《三国演义》中对华佗之死的记述也纯属虚构,华佗要开颅为曹操治疗头风病只是罗贯中的“戏说”。…[详细]

行家:师法自然时间:2012年05月20日 竹林七贤的故事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5月01日 司马昭尽管在历史上背负了权臣的名声,但是在客观实际中,司马昭的所作所为还是在历史上起了进步的作用,他是三国后期杰出的军事家。在东关战役中,就军事指挥特点看,诸葛诞与司马昭以前经历的主要战役中表现出的军事才能相比,明显不是一个水平,同这次战争后司马昭在平定关中,征服灵州,平定叛乱,招抚北方蒙古高原少数民族,以及在淮南战役中的出色表现更是不可同日而语,在曹爽伐蜀战役中,司马昭就对夏侯玄提出险地应该谨慎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5月01日 晋朝与唐朝相似,在唐朝贞观盛世后有永徽之治,晋朝在太康盛世后也有元康之治,都是两代相连的繁荣时期。晋朝太康盛世被称为“天下无穷人”的富足景象,太康末年傅咸还描述:当时“贾竖皆厌粱肉,”“婢妾被服绫罗”、“贱隸乘轻驱肥”,这些说的都是地位低的商人和佣仆生活的情况,不仅体现了经济繁荣也显示奢侈风气抬头,晋惠帝元康时代的社会就是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上。晋武帝太康时代任用的都是李胤、山涛、魏舒、彭瓘等清廉、正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15日 司马炎接受曹魏的禅让,成就帝业,但是司马炎并没有觉得轻松,因为南方的孙吴小朝廷尚存,而且还有北方少数民族经常南下骚扰,都是司马家潜在的威胁。为了巩固家族统治,实现一统天下的宏愿,司马炎首先采取的是怀柔政策,也没有大势的屠杀曹氏宗族,封曹奂为陈留王,还下诏已是陈留王的曹奂使用天子旌旗,行魏正朔,郊祀天地礼乐制度皆如魏旧,上书不称臣。司马炎明白朝中大臣大多是曹氏旧臣,是受了曹氏厚恩的,只是因为形势才承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15日 故事得从曹魏咸熙二年说起,也就是公元265年,此时距邓艾、钟会灭蜀不过短短两年。时值八月,天气可能还有点炎热,晋王司马昭因中风崩于露寝,享年五十五岁,葬于崇阳陵,谥曰文王,王太子司马炎继承了王位和相国,加何曾侍中、丞相,司马望为司徒,石苞为骠骑将军,陈骞为车骑将军,继续控制着曹氏的军政大权。同年十二月,司马炎也做了几个月的精心准备,效仿曹丕代汉建魏的故事,登上了皇帝宝座,史称西晋,司马炎为晋武帝,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14日 公主死了,死于驸马之手——据说驸马来了个漂亮的回旋踢,正踢在已经怀孕七个月的公主的肚子上,公主砰的摔倒在地,下体出血,没等太医赶到,她已香消玉殒,连同肚子里的胎儿,一同失去了生命。用我们现在的话讲,就是驸马对公主实施了家庭暴力,造成了一尸两命的惨案。这个不幸的公主复姓拓拔,芳名待考,是北魏孝文帝的女儿、北魏宣武帝的妹妹、北魏孝明帝的姑姑,史称兰陵公主。兰陵公主生在帝王之家,金枝玉叶,锦衣玉食,享尽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14日 您知道,南北朝时广州地面经济发达,商业繁荣,海外贸易尤其红火。一些大商人,甚至包括南齐政府和刘宋政府,常年派商船往来于现在的越南、印度、泰国、柬埔寨、叙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,把丝绸、瓷器运出去,把香料、珍珠带回来,一进一出,利润高达二三十倍。当时诸侯蜂起,军阀割据,陆路交通不便,丝绸之路不通,西域与中原的贸易通道从陆上转到了海上,广州成了世界第一大港口城市,这里不但商品贸易发达,奴隶贸易也繁盛,印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11日 丞相的年薪东汉后期,由于连年内战和频繁天灾,财政状况已经大不如前,为了节省开支,朝廷动不动就减发或者停发官员的工资。像汉桓帝在位的时候,一遇灾年,就停发那些只有名位没有职务的闲官的俸禄。但是有一条必须注意,除了董卓逼宫、皇帝迁都的非常时期之外,凡是武将和高级文官,薪水都照常发放,既不停发,也不少发。由此推想,曹操做丞相的时候,应该是可以拿到全额工资的。丞相的全额工资是多少呢?分两个部分,一是货币工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11日 一个小问题:东汉末年有个人物,跟曹操年龄差不多大,在讨伐董卓时做过联军盟主,出身干部家庭,人称“四世三公”。请问这个人是谁?我猜绝大多数朋友都知道答案:是袁绍。因为,袁绍爷爷的爷爷袁安和爷爷袁汤都做过太尉,他爷爷的叔叔袁敞做过司空,他叔叔袁逢则做过司徒。太尉在名义上主抓全国军事,司空在名义上主抓全国工程,司徒在名义上主抓全国民政。这三个官职,并称“三公”。从袁绍爷爷的爷爷,到袁绍的叔叔,总共四辈儿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11日 问题是,隐居也得有资本,这时候陶渊明已经不是一个人,家里有老婆,有孩子,而且不止一个孩子,没人养活是不行的,假如陶渊明没在做参军的时候攒下一大笔钱,假如他没有别的谋生手段,那么在他辞职之后一段时间,家庭生活必然会出现经济危机。事实上,陶渊明还真的没有攒下多少钱,也真的没有其他谋生手段——除了务农。而从古至今,务农的收入永远是很低的,丰收年景,或者囤有余粮(《和郭主簿二首其一》:“园蔬有余滋,旧谷犹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09日 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”这句土掉渣儿的民间俗话,一屁股坐到了“血统论”那边。其实,血统的确埋伏着性格,性格便注定了某种命运。人,也讲究“品种”。倘若品种低劣,退化迅速,恐怕老天爷亲自插手,也调教不过来。南北朝时期,刘宋就是这样一个倒霉的宗族。柏杨先生在《中国人史纲》里骂道:“南宋(指刘宋)帝国短短60年的寿命中,共九任皇帝;而六任皇帝是暴君。”“历史上,只有这个政权拥有这么多暴君,恰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09日 南北朝很复杂,属于鸡飞狗跳的年代,不但皇帝更换频繁,而且政权替代迅速。无论皇宫贵族,还是普通百姓,似乎到处都能捕捉到妙趣横生的故事。最明显的例子就是“刘宋”时代的大美人、名声狼藉的山阴公主——刘楚玉。她亲爹是刘宋王朝名声极臭的风流帝王——孝武皇帝、刘骏;同胞哥哥则是“废帝”——刘子业。其实,山阴公主的底细,《宋书·列传》笔笔在案:“孝武文穆王皇后,讳宪嫄,琅邪临沂人。元嘉二十年,拜武陵王妃。生废帝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09日 常言道:宫门深似海,那么,皇室偷鸡摸狗这种恶心事,谁亲眼瞧见过?漫说帝王宫寝,就连刘宋时代、“山阴公主”刘楚玉的闺房密室,都讳莫如深,莫非君主男盗女娼,还得向朝臣打报告吗?既然谁也无法监控皇家卧室,那么,值得打问号的,还有历代史官最直接的资料来源,那就是帝王贴身的“起居注”。刘宋皇帝刘骏,极不光彩的“母子乱伦案”,能正史中留下一笔,也属绝无仅有了。《宋书·后妃列传》说得相当含糊:“上于闺房之内,礼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09日 读史书发现,刘宋王朝先后出过两名“废帝”。“前废帝”就是刘子业,他不舍昼夜地狂欢着,惟恐荣华富贵转瞬即逝。山阴公主刘楚玉和亲兄弟臭味相投,他俩作伴儿,闹得鸡飞狗跳、天怒人怨……为什么要在刘楚玉登场前,翻开她家的陈芝麻烂谷子呢?还是那句话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刘宋家族的先天血统与后天教育,成就了刘楚玉这个“年轻的死鬼”、“美丽的怪胎”:她比荒淫的色狼,脸皮更厚;比残暴的君主,手腕更刁。山阴公主徒具少…[详细]

行家:段钱龙时间:2012年04月09日 老百姓有种说法:那拉氏“淫而不荡”,武则天“荡而不淫”。在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的框架里,两个女人,“性”格不同。甭管万里江山被弄成个什么样子,她们隐秘的私生活,却始终暗藏在宫闱深处,犯不着向臣民交代。偏偏有一类当家女人,分不清“里外面儿”,非将奢靡的餐桌和妖淫的卧榻,搬到了大庭广众之下展览。什么社稷安危、百姓福祉,统统滚蛋——玩,就是这一辈子干不完的活儿!北齐那位臭名昭著的胡太后,肆无忌惮地淫乐。她…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