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晋人物百科

广告

陶渊明当县长时的收入

2012-04-11 09:06:52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问题是,隐居也得有资本,这时候陶渊明已经不是一个人,家里有老婆,有孩子,而且不止一个孩子,没人养活是不行的,假如陶渊明没在做参军的时候攒下一大笔钱,假如他没有别的谋生手段,那么在他辞职之后一段时间,家庭生活必然会出现经济危机。事实上,陶渊明还真的没有攒下多少钱,也真的没有其他谋生手段——除了务农。而从古至今,务农的收入永远是很低的,丰收年景,或者囤有余粮(《和郭主簿二首其一》:“园蔬有余滋,旧谷犹

  问题是,隐居也得有资本,这时候陶渊明已经不是一个人,家里有老婆,有孩子,而且不止一个孩子,没人养活是不行的,假如陶渊明没在做参军的时候攒下一大笔钱,假如他没有别的谋生手段,那么在他辞职之后一段时间,家庭生活必然会出现经济危机。事实上,陶渊明还真的没有攒下多少钱,也真的没有其他谋生手段——除了务农。而从古至今,务农的收入永远是很低的,丰收年景,或者囤有余粮(《和郭主簿二首其一》:“园蔬有余滋,旧谷犹储今。”);一遇灾荒,家里立马揭不开锅(《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》:“风雨纵横至,收敛不盈廛。”)。所以陶渊明辞职以后要想过上一种安全的、安心的、起码不招家人埋怨的隐居生活,必须先想法设法攒一笔钱。

  陶渊明不会经商,或者不愿经商,这快速攒钱的办法,还是去从政。所以陶渊明对亲戚朋友说:“聊欲弦歌,以为三径之资,可乎?”他意思是说:“我想去当县长,以便攒够隐居的钱,行吗?”

  当然行。他的靠山,也就是做市长的那位陶夔叔叔,一听侄子想当县长,就帮他活动开了。很快,朝廷任命下来,陶渊明成了彭泽县令(《归去来兮辞并序》:“家叔以余贫苦,遂荐用于小邑。”)。

  五斗米是多少

  陶渊明有一句最著名的名言:“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。”五斗米,是指他的薪水。通常理解有三种:

  一、这是个概数,形容工资之少,并不是确指做县长有5斗米的薪水。

  二、这不是概数,东晋后期官员工资以实物为主,当时陶渊明的月薪就是5斗米。

  三、五斗米不是月薪,而是日薪,陶渊明每天能挣5斗米。

  我认为,第三种理解是对的。

  看《晋书·职官志》就知道,当时最高级别的官员“食俸日五斛”,每天的薪水是“五斛”,即50斗米;二品官“食俸日四斛”,每天的薪水是40斗米;三品官“食俸日三斛”,每天的薪水是30斗米;三品以下官员每天能领多少斗米,《晋书》无载,但依此类推,陶渊明这个彭泽县令每天5斗米,应该符合晋朝工资定例。

  有人认为,“五斗米”也可能是月薪。这个说法错得离谱。晋朝一斗米还不到4斤重,5斗撑死了20斤。一个月20斤米,别说养活家小,就是陶渊明一个人吃也不够。那位说了:“我一个月10斤米都吃不完耶!”或者拿出饥饿时代的例子来:“我们那时候一个月只给8斤粮票!”我想请您弄清楚两条:

  第一,古人谈口粮,是以不含其它任何食物为前提的,也就是说,在只吃某种食物的情况下,一个人一天需要吃多少;

  第二,这里说的是可以维持正常生存,而不是挨饿或者吃到胀死。

  关于两汉和魏晋时古人口粮,史籍上的记载实在太多,一成年男子在正常情况下,每天口粮绝对不低于5升,稍高一些的,会多到12升。大伙若有不同意见,敬请参读中华书局1993年版的《流沙坠简》,以及文物出版社1985年版的《楼兰尼雅出土文书》。

  我还听过另一种疑问:如果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是指一天5斗米,那为什么陶渊明不说大家都习惯的月薪,而偏要说日薪呢?

  其实经济史界早有定论:晋朝官员是以日计俸的。也就是说,当时就是按天算工资,而不是按月算工资。至于证据,从《晋书·职官志》、《晋书·安帝纪》以及《晋书》中某些列传中可以找到一大批。

  我个人认为,按天算工资的规矩不止流行于两晋,在南朝刘宋也有遗风,因为宋明帝在位时曾经多次减发官员“日料”。众所周知,“料”就是“料钱”,料钱就是工资,“日料”呢,不就是每天的工资嘛?甚至到了唐朝,白居易写诗,还说“为贪逐日俸,拟作归田计”。宋人贺铸自叙诗里也有“日俸百钱”的话头。所以陶渊明“五斗米”是指一天五斗米,这个毫不奇怪,您现在习惯说月薪多少,未见得陶渊明也习惯这样说,人家晋朝人恰恰就是习惯说日薪多少,咱不能以今人之嘴代替古人之嘴,是吧?

  但是按天算工资不等于按天发工资,两晋给官员发薪水的频率其实是很低的,既不是每天发一回,也不是每月发一回,更不是每年发一回,而是每季发一回。有时候朝廷嫌每季发一回太麻烦,改成每半年发一回。这个规矩后来被唐朝继承,唐高祖、唐太宗在位的时候,给官员发禄米也都是半年一回。

  探讨完了陶渊明“五斗米”的真正含义,我们再来看看这每天5斗米究竟是多高的薪水。

  前面说过,晋朝一斗米最多4斤重,5斗米则重20斤,一天20斤,一个月600斤。按现在米价,设若每斤米2.5元,600斤米则值1500元。光看这个数字,陶渊明的月薪是很低的。

  又有朋友说:“二十年前,省长、市长月薪也不过百八十元,陶渊明月薪1500元并不低啊!”请注意,计算陶渊明月薪时,是通过实物换算的,已经排除了物价变动的因素。而你拿二十年前的工资说事儿时,并没考虑物价的变动,所以比得有点儿无厘头。真正靠谱的比法儿,是先按照物价指数把二十年前省长、市长的月薪折算成现在的人民币,再按照物价指数把一千多年以前陶渊明的月薪折算成现在的人民币,俩比较对象都放到一个时点上,这样才可以比。而这样比的结果,不用说你也明白。

  不光五斗米,还有三顷田

  您知道,统计现在的官员收入有一个基本定律:合法收入可以忽略不计,非法收入才是大头。类似的,统计晋朝的官员收入也有一个基本定律:月薪可以忽略不计,公田收入才是大头。

  晋朝政府给地方官划拨一批耕地,允许他们自由耕种,每年收获的东西归他们所有。这些收获的东西,就叫“公田收入”。具体给每名地方官划拨多少耕地,取决于该地方官的品级和职位。像大军区司令(都督),能得到20顷耕地;省长,能得到10顷耕地;市长,5顷耕地;县长,3顷耕地。(《晋书·应詹传》:“都督可课佃二十顷,州十顷,郡五顷,县三顷。”)《宋书·陶潜传》载,陶渊明在彭泽县当县长时,“公田悉令吏种秫谷”,把朝廷拨给他的全部公田都拿来种酿酒的植物。他媳妇不乐意,说这么多土地都拿来供你喝酒,太可惜了,于是陶渊明退让一步,“乃使二顷五十亩种秫,五十亩种粳。”(《晋书·陶潜传》:“乃使一顷五十亩种秫,五十亩种粳。”该记载既与当时公田制度不符,又与《南史·陶潜传》、《晋书·陶潜传》相异,应为讹误。)二顷五十亩种秫,五十亩种粳,加起来刚好3顷。

  3顷就是300亩,这么多公田,陶渊明一个人耕种肯定是忙不过来的,即使加上他的老婆孩子也够呛。那么,谁来帮他耕种呢?四种人:文吏、武吏、医生、算命的。(《晋书·应詹传》:“(公田)皆取文武吏、医、卜(耕),不得扰乱百姓。”)“文吏”就是县衙里的书办之类,“武吏”就是县衙里的保安之类,在帝制时代,这两种小吏与医生和算命先生的地位同样低贱,另外,四种人各有各的谋生手段,不靠种地为生,不为国家贡献农业税,所以晋朝政府强令他们定期去地方官的公田里干活儿。当时在陶渊明公田里干活儿的,应该以他县衙里的书办和保安为主,因为史传有载,陶渊明那300亩公田“悉令吏种秫谷”,没提医生和算命先生。

  东晋时,江南地带中等肥沃的土地,每亩(晋亩,比今亩小)每年能出产粮食33斗(参见吴慧《中国历代粮食亩产研究》,农业出版社1985年第1版第144页。)。陶渊明300亩公田,每年应该能出产粮食9900斗。我们前面说过,他一天的工资是5斗,一年则为1825斗,公田收入是他年薪的5倍还要多。

  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是:书办、保安等小吏帮陶渊明耕种公田,作为报酬,每年收获的东西需要分给他们多少?答案是:一点儿也不用分给他们。因为晋朝地方官的公田不同于唐宋地方官的“职田”,后者虽然也是按照地方官的品级和职位来划拨,但并不是直接把土地拨到官员手中,而是指定某一县某一乡某一村的若干百姓,命令他们以后不用将农业税交给国家了,改为交给某一地方官。也就是说,唐宋的职田名义上是拨给官员一些土地,实际上是拨给他们一些税收,职田里谁去种庄稼,种什么庄稼,种不种庄稼,都不用官员去操心,他们需要操心的,只是自己到年终能不能拿到“职田实际拥有人”也就是农民们交上来的那批粮食。而晋朝的公田,却是实实在在划拨出去的国有土地,是官员任期之内完全归其所有的,上面并不附有农民,谁来耕种,种什么作物,甚至连怎么进行田间管理,都需要地方官去管,但是他们最后得到的,是全部的农业收入,而不是仅仅只有农业税。至于帮他们耕种公田的书办、保安、医生、算命先生等人,其劳动只是一种必须付出的劳役,并没有丝毫报酬。当然,假如某些地方官心肠软,出手大方,也有可能允许他们在收获时扛几袋粮食回家,但那是“恩赐”,并非报酬。

  提前辞职的风险

  从前面的分析可知,陶渊明公田的收入远远高于工资。我曾经以俗人之心度高人之腹,猜测陶渊明当初之所以干祭酒干不长,干参军也干不长,偏要来彭泽当县令,就是因为县令有相对丰厚的公田收入,而祭酒和参军没有。但后来的事实告诉我:我想错了。陶渊明在县长的职位上待的时间更短,才干了八十多天县太爷,就一甩衣袖,扬长而去,既不留恋县令的权势,也不留恋公田的收入。

  陶渊明辞职的原因,历史上写得很清楚:某督邮到彭泽县检查工作,陶渊明出去迎接,一下属提醒他,迎接上司得穿官服,您连腰带都不系,可别惹督邮不高兴。陶渊明听了这话,恼了,然后就说了那句千古名言,“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,拳拳事乡里小儿!”随即挂印而去,非常潇洒。

  督邮这种官,在职能上近似现在的市反贪局局长兼监察局局长监纪检委书记,但其品级不高,跟陶渊明做过的参军一样,同属幕僚阶层,只为长官打工,不对朝廷负责,薪水也不从国家财政发放。督邮的品级与参军等同,都是七品,但这个七品不能算是正式官阶,用我们现在的话说,属于“编外人员”。陶渊明呢,身为彭泽县令,官居六品(东晋后期,县令有六品、七品两种,彭泽为大县,设六品县令。),级别比督邮高,而且是货真价实的领导,大概因为这个缘故,他才说督邮是“乡里小儿”。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督邮索取贿赂,狐假虎威,到彭泽县后作风不正,就像当年刘备在小沛当县令时碰到的那个督邮一样,才使得陶渊明怒气勃发,不愿意系上腰带去见他。

  陶渊明的脾气很大,远不及其曾祖陶侃有韧性。陶侃年少时,家境也很差,经亲戚推荐,才做了小官,然后一路向上爬,最后终于飞黄腾达。他仕途中所受的气,可比陶渊明大得多了。譬如说,他跟一个出身士族的官员坐同一辆马车,被另一个士族官员瞧见了,那个官员质问车上的这个官员:“你怎么跟这种不属于士族的下贱东西在一块儿?”士族瞧不起非士族,是两晋南北朝的惯例,换陶渊明,或者换作你我,立马给他来一个漂亮的回旋踢,让那个趾高气昂的士族口鼻蹿血,但陶侃把火气憋在肚子里,不动声色,所以这是个能搞政治的人。陶渊明胸无城府,受不得窝囊,所以他只能做文学家,不能当政治家。当然,当政治家也未必是好事儿,当文学家也未必是坏事儿。

  因为督邮的缘故,陶渊明愤而辞职,满打满算,这一任县官干了不到三个月。前面我们探讨过,晋朝官员薪水按天计算,却按季发放,陶渊明的任职时间不到一季,所以我怀疑他走的时候还没有领过一回工资。

  我们乐观一点儿,假设陶渊明领了一回工资,那么公田呢?他能拿到公田收入吗?肯定不能。东晋后期和后来的南朝宋前期,“郡县田禄以芒种为断,此前去官者,则一年秩禄皆入后人;此后去官者,则一年秩禄皆入前人。”(《宋书·阮长之传》)芒种在农历六月,而陶渊明是农历八月做彭泽县令,农历十一月辞职,做官时间和辞官时间都在芒种以后,所以“一年秩禄皆入后人”,他让小吏种植的250亩“秫谷”和50亩“粳”,全都归了下一任县令。我想,要是陶渊明的继任者跟陶渊明一样爱喝酒,是会夸前任种植有方的。

  现在民营企业为了留人,常在薪酬制度上想办法,譬如压你一个月的工资,或者每三个月才发一回工资(这点类似东晋,大有古风),或者把年终奖挪到来年年初发放,搞得你即使想跳槽,也得再忍一段时间,不然工资、奖金统统泡汤。陶渊明不能忍,提前辞职,于是公田收入没了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段钱龙常用笔名叶之秋。江西鹰潭人,高中语文老师,文史研究者,新浪网2011年博客年终评选,入选草根类文史五大名博,半年来在新浪讲坛栏目推荐文章将近三百篇。联系方式:QQ 514800342 邮箱 chufen1979@sin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