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晋人物百科

广告

亲父子”,怎么都沦为“禽兽皇帝”?

2012-04-09 20:54:45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常言道:宫门深似海,那么,皇室偷鸡摸狗这种恶心事,谁亲眼瞧见过?漫说帝王宫寝,就连刘宋时代、“山阴公主”刘楚玉的闺房密室,都讳莫如深,莫非君主男盗女娼,还得向朝臣打报告吗?既然谁也无法监控皇家卧室,那么,值得打问号的,还有历代史官最直接的资料来源,那就是帝王贴身的“起居注”。刘宋皇帝刘骏,极不光彩的“母子乱伦案”,能正史中留下一笔,也属绝无仅有了。《宋书·后妃列传》说得相当含糊:“上于闺房之内,礼

常言道:宫门深似海,那么,皇室偷鸡摸狗这种恶心事,谁亲眼瞧见过?漫说帝王宫寝,就连刘宋时代、“山阴公主”刘楚玉的闺房密室,都讳莫如深,莫非君主男盗女娼,还得向朝臣打报告吗?既然谁也无法监控皇家卧室,那么,值得打问号的,还有历代史官最直接的资料来源,那就是帝王贴身的“起居注”。刘宋皇帝刘骏,极不光彩的“母子乱伦案”,能正史中留下一笔,也属绝无仅有了。

    《宋书·后妃列传》说得相当含糊:“上于闺房之内,礼敬甚寡,有所御幸,或留止太后房内。故民间喧然,咸有丑声。宫掖事秘,莫能辨也。”《资治通鉴》的说法稍显明朗:“上,闺门无礼,不择亲疏尊卑。流闻民间,无所不至。”看来,刘骏恣肆放荡、纵欲乱伦确有其事,他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跑进母亲房里玩女人。至于皇帝跟谁玩、怎么玩?恐怕只有天知道。尽管“丑声”在外,“民间喧然”,史官也查不到具体细节,姑且存疑、备考吧。沈约先生“打哑语”,或是真糊涂,或是“为尊者讳”?想必,遮羞的意图更大一些。(下图:有心机、讲色情的“山阴公主”——刘楚玉。)

    魏收先生可不在乎沈约避讳的“尊者”,他没做过刘宋的官,犯不着替人“隐恶”。《魏书·列传》径自切开亮着,再埋汰、再牙碜也无所谓。其中一处说:“骏淫乱无度,蒸其母路氏,秽污之声,布于欧越。”另一处又找补了几句:“四年,猎于乌江之傍口,又游湖县之满山,并与母同行,宣淫肆意。”母子乱伦这点儿事,讲得再清楚不过了。《魏书》言之凿凿,几与《宋书》暗合。

    464年夏天,刘骏躺在玉烛殿里。他无限依恋地望了望眼前成群的美人,腿一登,死了。刘骏当了11年皇帝,也造了11年罪孽。即便35岁闭眼,活得也未免太长了。有一副挽联应该倒过来写:“公生天下哭,公死天下歌。”有这样下流的亲爹,儿女还能高尚到哪里去?

    江南人刚刚松了一口气,建康城里,又坐下了刘骏长子——刘子业。别看他年方十六,却“人小鬼大”,甚至比他老子更无耻,更嚣张。陪伴新君同登历史舞台的,还有他亲姐姐——山阴公主刘楚玉。

    刘骏死了,刘子业来了。可怜锦绣江南,被这个傲慢、乖戾、兽性大发的少年,拖进了一口大酱缸。大男孩的欲望毫无节制,犹如一场瘟疫,铺天盖地地肆虐、蔓延。

    早有人偷窥到刘宋之灾了。登基大典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新皇帝居然一点难过的表情都没有——亲爹尸骨未寒,再不情愿,也得装装样子吧。刘子业偏不,他大模大样地取过了皇传国玉玺、戴上帝王冠冕,一点儿都不客气,也不感动。这副没教养的嘴脸,令朝中的有识之士,暗自捏着一把汗。

    想想也是,一个孩子,从小在仇杀、虐待、纵欲、乱伦的小圈子里耳濡目染,他内心之中,还能阳光明媚、惠风和畅吗?连亲人之间都扣帽子、下套子、脱裤子、动刀子……跟外人相处,更是无所不用其极。无限的权力,可引诱常人变态,也能唆使坏蛋披挂祸国殃民的盔甲。刘子业刚穿上龙袍,便进入了禽兽的野性状态。他上台一年之后,就被叔叔宰了,史称“前废帝”。虽说他执政日子不长,却做尽了坏事。沈约在《宋书》里评论道:“若夫武王数殷纣之衅,不能挂其万一。霍光书昌邑之过,未足举其毫厘。”“其得亡,亦为幸矣。”17岁被杀,都算便宜他了。足见,人们对刘子业的深仇大恨。

    刘子业没有刘骏那份文采,他的长项就是整人、杀人。(下图:臭名昭著的刘宋“前废帝”——刘子业。)

    头一根“肉中刺”——刘子鸾。当初,父亲在日,这个小兄弟竟然“子以母贵”,比刘子业更受宠。如今,老爹死了,新账旧账一起算吧。上台第一件事,就是刨坟掘墓,挫骨扬灰。刘子鸾的母亲不是生前得宠吗?入土也叫你不消停!将死人挖出来,抛尸荒野。还把老爹为这个女人修建的新安寺拆毁,和尚、尼姑一块儿杀。刘子鸾,号称王爵,其实,已成了案板上一条任人宰割的死鱼。皇帝的杀手一到,他必须引颈就戮。刘子业终于动手了,死前,刘子鸾仰天长叹:“只希望下辈子,别再托生于帝王之家了!”

    同辈遭殃,长辈也未能幸免。刘子业的两位亲叔叔,一个肥,一个胖,居然被活活地关进笼子里,饿极了,就趴在地上吃几口残羹剩饭。皇帝还送他们一个侮辱性的外号——猪王。哪天皇帝想杀人了,便把这群叔叔抓起来,随时准备开刀。上至皇亲贵胄,下至荜户蓬门,江南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。《宋书》描述这段人人自危、战战兢兢的日子:“帝凶悖日甚,诛杀相继,内外百司,不保首领。”

  《魏书·列传》记载得更血腥:“子业召其南平王铄妃江氏偶诸左右,江不从。子业曰:‘若不从,当杀汝三子。’江犹不从,乃鞭一百,杀其子敬猷等。”威逼南平王的老婆和贴身侍卫交配,不听话就打屁股,甚至杀害人家无辜的儿子。他常在宫里举办这种“色情派对”,嫔妃、公主和朝廷命妇被迫赤身裸体,被那些侍从猥亵、蹂躏。刘子业坐在中间当裁判,他满目肉体横陈,居然笑逐言开,鼓掌称善。

  刘子业的母亲——王宪嫄,深知儿子是个忤逆不孝的畜生,自己沉疴在床,他也不肯过来看一眼,愣说:“病人房里闹鬼,太吓人了,我可不去那种倒霉地方!”这番话气得老娘破口大骂:“快拎把刀来,剖开我肚子看看!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狗杂种啊……”王宪嫄被儿子活活气死了,享年38岁。

    对王宪嫄来说,死亡还算解脱了呢。她两眼一闭,彻底清静了。即便活着,又能如何?她根本就管不了,自己喂大的儿子、奶大的姑娘,早已经做下了亘古罕见的丑事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